越長大就越不喜歡過年,因為這也就意味著我們不再是小孩子了,提及歲月,總會不經品牌維護與管理意想起生活中的一件小事,記憶中從前年起,每年春節都是回老家一家人度過,每年除夕的那一天,都會上演相同的橋段,堂弟堂妹洗完澡換了漂亮的新衣服,高高興興地說,“走咯,去逛新年了,迎新年了。”是啊,小時候我也是那樣,而我和妹妹則會陪爺爺奶奶一起玩會撲克牌,只是時間走過,相同的內容,但劇情卻完全不同。我們小的時候,爺爺奶奶總是為了哄我們開心,有意輸給我們,每次我們贏了牌,小臉興奮得通紅,高興得手舞足蹈。
  
  去年春節依舊我和妹妹,爺爺奶奶一起玩牌,這次總故意出錯牌想輸牌的是我們,原來歲月會讓每個人走向衰老,任你是誰都逃不掉,那個半生戎裝小知識分子的爺爺,現如今,無論身體和心智都大不如從前,為了一次贏牌,也能高牛熊証興得像個孩子一樣手舞足蹈,惹得全家人開懷大笑,在大家會心的笑聲中,有一種暖暖又憂傷的情愫在湧動。
  
  歲月讓曆經滄桑的老人,重新做回孩子,又讓曾經年少不懂事的孩子,變成善解人意的大人,這都是歲月的傑作。歲月無情亦有情,誰又能說得清,它帶走了很多,卻留下了愛的傳承,也許正因為這世界諸多愛的美好,才有了一代又一代的人奔赴這人世走一遭。
  
  感謝那些相伴走過歲月的人,因為你們,人生才有了醇厚的味道。
  
  時間深處,歲月人生,不求繁花似錦,只願在向晚的每寸光陰裏,花在草在陽光在,你在我在喜悅在,,寫滿溫情。
    

  離開故鄉十年了,再次與之面對面時,你會發現是那樣的陌生。
  
  “難道這就是你魂牽夢縈的‘美麗故鄉’?”你在工作的地方結識的妻子問你。從她的語氣可看出,她也懷疑你曾經的描述。
  
  你未言。心裏有個聲音:不,這的確不楊海成是我的故鄉。雖然還有當年的影子,只是一切的一切,早已變味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