葬花落雨,一別流年以後。相知,相惜,如相逢。走過紅塵,曆過太多如常。生命如瞬間的過往,總是在那場流年青春裏,匆匆忙忙。一路追趕一幕年華,葬落了紅塵裏。,一份陪伴一neostrata 果酸份執著。在那場流年往事中,究是散盡天涯。從沒想到過是這樣的結局,更沒有想到。離別後的離別,究是伴著這場葬花落雨。從此,一個人,一個曾經。一個世界,

  一些故事,經過滄桑的變遷。經過洗禮的沉澱,變得越來越模糊。最後消失得無影無蹤,當時過境遷的某一天。站在時光的彼岸,再回想這一切時。是不是連回憶的勇氣都沒有。一些曾經。一 些憂傷。只能放在記憶的深處,因為它太過傷感。所以不能分享,因為它太過傷痛。所以不再提起,每一段花開花落。都要經曆自己的落花,秋風落葉一葉知秋。終是春去冬來一別輪回,

  誰也無法改變。已塵埃落定的結局,在這場與命運賽跑的交鋒裏。我竟輸得那麼蒼白,那麼無力,那麼無助,那麼無言。甚至把整個青春放在裏面,都顯得那麼微不足道。一切是那麼的遙不可及,執著珍惜在這天空裏。我伸出右手掌心面對太陽,放眼望去那折射出的HKUE 呃人陽光。都顯得那麼無言,深夜我把所有傷感的歌曲。仔仔細細,重新聽一遍。然來有些回憶,只適合埋葬。

  而有些回憶,只能歡樂一時。而那些剩下的,只有傷感,懷念。傷痛,離傷,離別。或許每一個經曆,都是一部命運的安排。我們再怎麼掙紮,都是命運的注定。我們終究是無能為力,再怎麼努力,都是歲月的過客。此次一別不知天涯何處在相逢,以為只要相逢。就不會再錯過,以為只要懂得。就會從此,相懦以沫。然來都是時光匆匆,見一面都是五百年前。修來的緣份,

  回憶是一個不能碰的東西。只要粘住它的人,注定傷心難過。悲痛欲絕,但這也是每一個。路過緣分的彼岸,必將走過的路。回憶是一座橋,只要路過 這座橋的人。終將纏綿如夢紅塵,道不完的言語。訴不完的傷,都在這道淺遇裏。演奏者至善至美,至曲至終。每頸紋一個倫回的相遇,都是一段注定的注定。沒有延年早離,沒有提早決議。都是在同的時間裏,做出分離與合。